若是能够准确控制投出的起始位子

日期:2019-10-02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决定论(机械论):

对于片子我其实只有一个疑惑 就是究竟有一种什么科技能让电脑和脑连接在一起而作为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可能...于是我发现其实这只是一部电影。。。

影片故事的核心概念是平行宇宙,但要说到这个概念,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是随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掷骰子普遍被认为是一种随机现象。因为它的结果无法预知,所以赌博的人都靠他来搏运气。但深入的考查后会发现其可能并不是一个随机事件。骰子落地得到的结果跟其起始条件和环境因素严格相关,若是能够准确控制投出的起始位子,角度,方向,空气流动,温度等所有因素,那么每次投出的结果便会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掷骰子这个看似随机的过程实际上很可能是一个确定的过程。
  
  骰子如此,那么当然硬币也一样,计算机生成的随机数则是通过某种算法得到的伪随机数(通常与计时器相联系),如果以此深究下去,你会惊讶的发现所有你能想到的随机现象也许都是伪随机。每一个结果都是造成它的原因的结果,而它的原因,又是其自身原因的结果。花是注定要开的,因为那阵风带来了花蜜,风是注定要来的,因为远方的蝴蝶拍了拍翅膀(蝴蝶效应),蝴蝶是注定要拍翅膀的,因为另一只女蝴蝶正光着身子偏偏起舞。
  
  如此看来似乎一切都已注定,过去的原因决定了现在的结果,那么作为自认高等的人能够摆脱束缚,拥有自由吗?在决定论者看来,这是在自欺欺人。
  
  自由意志:
  
  哲学上来说,人所能拥有的全部自由是选择的自由,也就是所谓的自由意志。当墨菲斯向尼奥摊开双手时,尼奥便开始行使这样的自由,但无论他吃下哪颗药丸,他的选择早已注定。人们会思前想后,考虑所有因素,作出决定,并执着的认为这是自己的决定。但仔细考虑一下,如果让人在一辆劳斯莱斯和一辆奥迪间选择,100个人中99个会选前者,而剩下的那个想要用他的选择来证明自身的自由,但这样做的他不仅首先受到了证明自身自由这一想法决定(而这一想法又是由于想要反驳决定论这一冲动而来的,这一冲动又自有其原因)进行了反向选择从而正好证明了决定论,还损失了一辆劳斯莱斯。就如同《奠基》(又名《盗梦空间》)里所说的:当你试着不要去想大象的时候,你首先想到的便是大象。
  
  有人也许会想,如果面对两辆几乎一模一样的劳斯莱斯,唯一的不同是底盘上的一个字母,而选择者无法看到这个字母,那么选择者作出的选择不就不受其他因素支配的影响了事件的发展了吗?但若仔细考虑,选择者可能会因为偏爱方向右而顺手选择右边的一辆,而他的这种偏爱可能是小时候的某种创伤造成的信念固着。如此一来我们仍然可以说人并不存在自由意志,一切都已决定,只是我们无法了解。
  
  面对一个如此悲观的结论,大多数人难以平静。我们真的对自己无能为力吗?我饿了所以我吃了个面包,我冷了,所以我穿了件衣服,我长大性冲动了,所以我找了个老婆,我看了某本旅行日志或者某篇杂志上爱琴海的美丽风光,所以生出了环游世界的梦想。我们就这样被生活推着,随波逐流。我们是剧中的角色,编剧却另有其人,他只是轻轻推了推第一张骨牌,便创造了这大千世界。他是谁?有人说是上帝,有人说是安拉,但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量子理论:
  
  在18,19世纪,基于因果循环的拉普拉斯信条所建立的决定论统治着整个思想界。包括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众多大家都是其信徒。然而,一场科学上的革命却为非决定论哲学带来了曙光。量子力学的建立在微观层面上质疑了宏观因果律,其提出处于所谓“叠加态”的微观粒子之状态是不确定的,从而将随机这一概念再次拉回我们眼前。
  
  举一个例子,通常我们认为原子核之外有电子围绕,然而根据量子力学,这些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围着原子核绕圈,它可能出现在核周围任意位置中的一个,或者说这一个电子同时出现在他可能出现的位置。只有通过观察,我们才能决定其状态,然而令人蛋疼的是观察又改变了其状态。那么在观察之前电子到底处于什么状态呢?这个问题的蛋疼程度可以通过一个比喻来说明:你来我家做客,我在不在家呢?当你打开门的时候你才能确定我在不在,但在开门之前,我处于什么状态呢?这时我有多个分身,可能在家,可能在学校,可能在路上。我同时处于所有可能处于的位置的叠加态,直到你开门看了一眼,于是我的位置确定了。
  
  薛定谔的猫:
  
  这样的事情别说你想不通,无数物理学家和哲学家都抓破了头,于是薛定谔想出了一个思想实验:将一只猫关在箱子里,箱内还置有一小块铀、一个盛有毒气的玻璃瓶,以及一套受检测器控制的、由锤子构成的执行机构。铀是不稳定的元素,衰变时放出射线触发检测器,驱动锤子击碎玻璃瓶,释放出毒气将猫毒死。铀未衰变前,毒气未放出,猫是活的。铀原子在何时衰变是不确定的,所以它处于叠加态。薛定谔挖苦说:在箱子未打开进行观测前,按照量子力学的解释,箱中之猫处于“死-活叠加态”——既死了又活着,要等有人打开箱子看一眼才能决定猫的生死。用量子力学的术语来说,在打开箱子那一刻,因为你看了一眼,波函数塌陷了。这简直匪夷所思,微观的混沌变为宏观的荒谬——猫要么死了,要么活着,两者必居其一,不可能同时既死又活。难怪霍金听到薛定谔猫佯谬时说:“我去拿枪把猫打死!”
  
  平行宇宙:
  
  对于这只令人蛋疼的猫和波函数的塌陷,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宇宙在此刻分裂了。在这一刻,所有的可能性同时发生于分裂出的平行宇宙之中,猫在一些宇宙中死了,而在另一些宇宙中活着。这一解释是对决定论的重大打击,其假设了微观的不确定性不仅仅影响微观,这种不确定的叠加态让我们在事件发生的那一刻进入了众多可能宇宙中的一个,难怪佛曰:一花一世界。
  
  在《源代码》里,主角柯尔特·斯蒂文斯上尉便是通过Dr. Rutledge发明的某种装置用Fentress的残留脑波量子力场(电影中的假想)一次次的回到“肖恩”睡醒睁开眼那一刻的叠加态上并进入众多平行可能宇宙中的一个。这就是为什么每次他张开眼,发生的事都大体一样却又有所不同。第一次醒来时克里斯蒂娜告诉他她取消了某事,然后挂了个电话,并没有帮“肖恩”擦鞋上的可乐。第二次醒来时克里斯蒂娜告诉“肖恩”她注册了法律课并准备到印度去,没有电话响起,并且帮他擦了鞋上的可乐。影片中还有很多其他细节就不一一列举了。
  
  宇宙的分裂不断地进行并呈现进化树的模式,所有的可能宇宙都可以向后溯源到唯一初始点,但事件的发展却让宇宙相互分离并不再联系。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肖恩”第一次在火车上打电话给Dr. Rutledge后,Rutledge无法收到他的电话留言,因为后一个Rutlegde并非由“肖恩”回去的那个宇宙发展而来。而后来“肖恩”发信息给“戈德温”时她收到了他的信息,因为这时的她处于的宇宙位于“肖恩”发信息这一事件节点之后。
  
  从平行宇宙的进化树模式我们可以知道,影片中的Colter所拯救的只能是众多平行宇宙中的一个(这一个又会在拯救这一事件结束时分裂成众多)。但是我们可以设想,由安置炸弹事件发展而来的其他宇宙可能也有(也可能没有)这样一个Colter在执行这样一个任务。但进化树的模式却带来一个问题:所有的Colter都回到了同一个时间点的叠加态(可溯源,并且此源唯一),但这些Colter又拥有未来的记忆,于是当他们回到叠加态时会让此时这个Colter拥有各种各样未来可能宇宙的记忆并互相冲突。或者换一个说法,众多来自未来可能宇宙的Colter带着自身记忆进入了张开眼睛那一刻的Colter,此刻他不仅拥有多个灵魂(假设用灵魂这一形式),而且这些灵魂还来自同一个人。对这一逻辑问题,影片无法回答,因为其设想的返回机制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但这却引出了另一个问题。
  
  本体论:
  
  我是谁,存在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我是我,上一时间单元的我到了下一时间单元还是那个我吗?这个问题在影片里的提出是Colter看到镜中的自己是另一副模样(Fentress的样子)那一刻,和Colter认为周围的一切是虚拟的影像。
  
  要考虑这一问题可以从一颗辣椒开始。如果我是上海人,我可能觉得这辣椒特别辣,但我是重庆人,我很可能觉得它一点都不辣。那么到底他辣不辣呢?这取决于我的味蕾向大脑传递的信号。同一个道理,我可能看到这颗辣椒是红色,但一个红绿色盲可能会反驳说它是绿色。我可以找一大帮人来帮我证明我是对的,但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是红绿色盲呢?那么似乎情况便成了这颗辣椒公认的颜色是绿色,而我才是红绿色盲。如此深究下去我们甚至可以直接质疑这辣椒的存在。我现在确证其存在不过是因为我能看到它,摸到它,尝到它等等。但归根到底这些不过是一堆感觉信号,可以设想利用计算机模拟出所有这些信号并向脑中传递,一个不存在的辣椒便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观念之中。
  
  如此推想我们似乎永远也无法确定眼前景象的真伪,而我们对于物质世界的确证感(对于唯物主义者)的唯一来源只能是罗素口中的“本能信仰”。因为根据奥坎姆剃刀原则,似乎没有必要假想一个复杂的由心灵构建的世界。
  
  弦论: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物质的根本性质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弦论是最佳候选理论。看过Big bang的同学对这个词都不会陌生,我们智商高达180的谢耳朵同学正是在抓破脑袋研究这个理论。此理论假设,宇宙的基本组成单位是一维弦,无数震荡着的一维弦或是这些弦形成的闭合圈相互共鸣,形成了三千世界,一花一木皆是共鸣所产生的象。可以通过一个比喻更加形象的说明。将一维弦比作是琴弦,当拨动琴弦时,其振动产生了音乐,并通过空气的谐振被我们听到。音乐便是象。它不是琴弦本身,更加不是空气,但我们确确实实听到了它。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梦是有预见性的,而且能带你找回你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的记忆,那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就是说梦可能就是我们睡眠的时候通过我们的脑电波传送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某人或者自己,而他见过的我又没见过的,又通过他的脑电波回传给我,所以就形成了我可能在梦里见到过这样的情景,能否就说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某人的所见所闻通过脑电波传给你的时候,就形成了梦境呢?

  如此看来似乎一切都已注定,过去的原因决定了现在的结果,那么作为自认高等的人能够摆脱束缚,拥有自由吗?在决定论者看来,这是在自欺欺人。

在看到前面的部分更加觉得在很多年前倘若看过蝴蝶效应之类的意识 穿越 改变 平行世界的类似的电影 剧本 这源代码十分老套和无聊啊 并且 小制作 小场景 喜剧明星。。。
在往后看 就开始夹杂些科技 和 意识理论的东西了 把脑意识和计算机联合进入另一世界?

  更形象点的理解就是,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都有造成它的原因,为什么会是这个原因?因为必须造成这件事情,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造成的便不是这个结果了(即人存原理变种之一)。而原因也本身作为一个结果,受到“原因的原因”影响(即一个事件的发生引起了下一个事件,而这个时间本身是由于另一个事件引起的),那么由此推论,所有的将要发生的事件在这个宇宙起始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

  举一个例子,通常我们认为原子核之外有电子围绕,然而根据量子力学,这些电子并不是像地球绕着太阳转一样围着原子核绕圈,它可能出现在核周围任意位置中的一个,或者说这一个电子同时出现在他可能出现的位置。只有通过观察,我们才能决定其状态,然而令人蛋疼的是观察又改变了其状态。那么在观察之前电子到底处于什么状态呢?这个问题的蛋疼程度可以通过一个比喻来说明:你来我家做客,我在不在家呢?当你打开门的时候你才能确定我在不在,但在开门之前,我处于什么状态呢?这时我有多个分身,可能在家,可能在学校,可能在路上。我同时处于所有可能处于的位置的叠加态,直到你开门看了一眼,于是我的位置确定了。

其实 编剧在最开始就给观众玩了个把戏糊弄大家的意识 让大家更加迷乱和琢磨不透

  宇宙的分裂不断地进行并呈现进化树的模式,所有的可能宇宙都可以向后溯源到唯一初始点,但事件的发展却让宇宙相互分离并不再联系。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肖恩”第一次在火车上打电话给Dr. Rutledge后,Rutledge无法收到他的电话留言,因为后一个Rutlegde并非由“肖恩”回去的那个宇宙发展而来。而后来“肖恩”发信息给“戈德温”时她收到了他的信息,因为这时的她处于的宇宙位于“肖恩”发信息这一事件节点之后。

  有人也许会想,如果面对两辆几乎一模一样的劳斯莱斯,唯一的不同是底盘上的一个字母,而选择者无法看到这个字母,那么选择者作出的选择不就不受其他因素支配的影响了事件的发展了吗?但若仔细考虑,选择者可能会因为偏爱方向右而顺手选择右边的一辆,而他的这种偏爱可能是小时候的某种创伤造成的信念固着。如此一来我们仍然可以说人并不存在自由意志,一切都已决定,只是我们无法了解。

  面对一个如此悲观的结论,大多数人难以平静。我们真的对自己无能为力吗?我饿了所以我吃了个面包,我冷了,所以我穿了件衣服,我长大性冲动了,所以我找了个老婆,我看了某本旅行日志或者某篇杂志上爱琴海的美丽风光,所以生出了环游世界的梦想。我们就这样被生活推着,随波逐流。我们是剧中的角色,编剧却另有其人,他只是轻轻推了推第一张骨牌,便创造了这大千世界。他是谁?有人说是上帝,有人说是安拉,但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梦是有预见性的,而且能带你找回你以为自己已经忘掉了的记忆,那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就是说梦可能就是我们睡眠的时候通过我们的脑电波传送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某人或者自己,而他见过的我又没见过的,又通过他的脑电波回传给我,所以就形成了我可能在梦里见到过这样的情景,能否就说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某人的所见所闻通过脑电波传给你的时候,就形成了梦境呢?

一直都没有看这个片子 其实在刚出的时候就知道了 但不知道故事情节 只是看到杰克·吉伦哈尔 这种喜剧明星出演了一部科幻片子时实在是看不下去

自由意志
  哲学上来说,人所能拥有的全部自由是选择的自由,也就是所谓的自由意志。当墨菲斯向尼奥摊开双手时,尼奥便开始行使这样的自由,但无论他吃下哪颗药丸,他的选择早已注定。人们会思前想后,考虑所有因素,作出决定,并执着的认为这是自己的决定。但仔细考虑一下,如果让人在一辆劳斯莱斯和一辆奥迪间选择,100个人中99个会选前者,而剩下的那个想要用他的选择来证明自身的自由,但这样做的他不仅首先受到了证明自身自由这一想法决定(而这一想法又是由于想要反驳决定论这一冲动而来的,这一冲动又自有其原因)进行了反向选择从而正好证明了决定论,还损失了一辆劳斯莱斯。就如同《奠基》(又名《盗梦空间》)里所说的:当你试着不要去想大象的时候,你首先想到的便是大象。

对于还没理解片子的朋友 看看下面评论

  对于这只令人蛋疼的猫和波函数的塌陷,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宇宙在此刻分裂了。在这一刻,所有的可能性同时发生于分裂出的平行宇宙之中,猫在一些宇宙中死了,而在另一些宇宙中活着。这一解释是对决定论的重大打击,其假设了微观的不确定性不仅仅影响微观,这种不确定的叠加态让我们在事件发生的那一刻进入了众多可能宇宙中的一个,难怪佛曰:一花一世界。

量子理论
  在18,19世纪,基于因果循环的拉普拉斯信条所建立的决定论统治着整个思想界。包括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众多大家都是其信徒。然而,一场科学上的革命却为非决定论哲学带来了曙光。量子力学的建立在微观层面上质疑了宏观因果律,其提出处于所谓“叠加态”的微观粒子之状态是不确定的,因为当你试图去确定一个粒子的位置的时候,你必须用频率更高的光(因为粒子的直径远远小于可见光波长,并且并不发光,想要测定其位置必须向其发射一束波长很小的光,让它射到粒子并反射回来,然后通过数据判断粒子位置)然而这时你会发现,频率更高的光对粒子扰动却加大了,粒子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如果你用频率稍微低一点的光,粒子速度受影响遍更小了,但是位置却不确定了。从而将随机这一概念再次拉回我们眼前。

  然而科幻电影毕竟不是科学论文,所以有某些不合理之处也正常得很,对于平行理论,如果电影中穿越平行世界果真可能的话,但其本质也只是一个质量(物体)穿越了平行世界,也就是说Colter从一个平行世界A消失,这个世界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便不存在Colter了,而出现在平行世界B,但是此时平行世界B的Colter并未穿越,所以会有两个Colter同时存在! 这是真正平行理论合理的情况,而影片为了避免两个Colter再次发生矛盾而回避了这个问题,默认为带有未来记忆的那个穿越Colter单独存在而已。

  但不幸的是,因为平行宇宙可能是无限多个,这意味着有些Colter第一次就能完成任务,但也意味着有些Colter永远完不成任务,毕竟肖恩也有无限多个,何况也没说Colter不会重复进入同一个平行宇宙的肖恩中。这样无法及时完成任务的那些Colter所处的平行宇宙不可避免会在6小时后发生灾难。同时也就是说无论Colter怎么做,总有一些平行宇宙会安全,另外一些注定发生灾难,无法改变!!!如果是这样,不难发现如下问题:量子理论和平行宇宙到底是驳斥了决定论还是反而验证了决定论?

  骰子如此,那么当然硬币也一样,计算机生成的随机数则是通过某种算法得到的伪随机数(通常与计时器相联系),如果以此深究下去,你会惊讶的发现所有你能想到的随机现象也许都是伪随机。每一个结果都有造成它的原因,而这个结果的原因,又是其自身原因的结果。花是注定要开的,因为那阵风带来了花蜜,风是注定要来的,因为远方的蝴蝶拍了拍翅膀(蝴蝶效应,即因果关系),蝴蝶是注定要拍翅膀的,因为另一只女蝴蝶正光着身子翩翩起舞。

刚才百度了一下 发现了许多关于这部电影的有趣的理论 那就是决定论 自由意志 量子理论 平行宇宙摘过来让大家了解一下

1。为什么主角找出爆炸犯,可以阻止爆炸,爆炸不是已经发生了吗?
  
  是的,爆炸已经发生了,这是现实世界的事实。主角在源代码世界找出爆炸犯,是为了阻止他在现实世界谋划出更大的爆炸。
  
  因为源代码世界和现实世界爆炸犯的身份是相同的。
  
  2。为什么可以肯定每一段源代码都会延伸出一个平行世界?
  
  两个原因:
  
  1)主角每次进入源代码世界,都会遇到些许不同的情节。有一个乘客把咖啡滴到他鞋上,第一次Christina没有帮他擦,第二次却拿出一张纸巾。
  
  这表示源代码世界并不是固定的代码而已,而是延伸出的一个平行世界。
  
  2)每次主角从源代码中回到舱门中,都是死亡做为结局的。而不是八分钟后从源代码世界凭空消失。
  
  有一段他和Christina从火车上下来,追踪一个嫌疑犯,结果不下心坠下月台,被呼啸而来的火车轧过,而回到了舱门中。如果他没有被火车轧死,他将会和Christina继续生活在这个世界中,而不会回来了,除非死亡。
  
  所以,有人说“要是在最后一吻打住,那就完美了。”这个结论是不成立的,因为前面的暗示已经决定了剧情的走向。
  
  3。最后结局的时候,主角在另一个世界给Goodwin发的短信,为什么现实中的Goodwin会收到?
  
  那不是现实中的Goodwin,那只是在爆炸没有发生的平行源代码世界的Goodwin。

很简单 就是对于8分钟的电脑设定规则的肯定确立 让观众 知道 主角无论改变什么 都只有8分钟 并且那是电脑设计不是真的 不是平行宇宙 另一个世界 后来沿着这个思路才导致大家困惑频频

平行宇宙
  刚才在降到了决定论,但是由于决定论一个谬论便产生了,既然所有的事件都是由前一个事件引起的,那么引起所有事件的事件(即宇宙大爆炸)是怎么被引起的呢?是上帝?然而,这个因果论只是人类的一个观测效应,(其实所有理论都是)人们可以把宇宙看做一个很大的赌场,每时每刻都在掷骰子,而我们总结出的理论,就相当于在一定次数内得出掷骰子的一个概率分布,掷骰子次数越多,越容易得到其概率分布。但是如果你指掷骰子两次,三次你将很难得出其概率。宇宙也一样,如今的宇宙尺度是如此之大,每时每刻都在不同的地方掷骰子,但是在宇宙的起始处,确实尺度很小的的一个奇点,在这奇点我们所有由观测到现象总结的理论都失效了!那么宇宙的起始处即奇点可以看做并不需要任何因为所以,因为它是极度无序的!但是这样一个新的理论又诞生了,宇宙每时每刻都在掷骰子,那么它就每时每刻在做所有可能的选择,这样宇宙便包含了所有可能的历史!平行宇宙论由此而来(即每个宇宙的每一个事件都不同,比如在一个宇宙中早上“我”吃饭了,另一个宇宙中我却没有,以此类推。)

还有一个评论非常的好 十分中意 再次我在写出来

  从平行宇宙的进化树模式我们可以知道,影片中的Colter所拯救的只能是众多平行宇宙中的一个(这一个又会在拯救这一事件结束时分裂成众多)。但是我们可以设想,由安置炸弹事件发展而来的其他宇宙可能也有(也可能没有)这样一个Colter在执行这样一个任务。但进化树的模式却带来一个问题:所有的Colter都回到了同一个时间点的叠加态(可溯源,并且此源唯一),但这些Colter又拥有未来的记忆,于是当他们回到叠加态时会让此时这个Colter拥有各种各样未来可能宇宙的记忆并互相冲突。或者换一个说法,众多来自未来可能宇宙的Colter带着自身记忆进入了张开眼睛那一刻的Colter,此刻他不仅拥有多个灵魂(假设用灵魂这一形式),而且这些灵魂还来自同一个人。对这一逻辑问题,影片无法回答。

  在《源代码》里,主角柯尔特·斯蒂文斯上尉便是通过Dr. Rutledge发明的某种装置用Fentress的残留脑波量子力场(电影中的假想)一次次的回到“肖恩”睡醒睁开眼那一刻的叠加态上并进入众多平行可能宇宙中的一个。这就是为什么每次他张开眼,发生的事都大体一样却又有所不同。第一次醒来时克里斯蒂娜告诉他她取消了某事,然后挂了个电话,并没有帮“肖恩”擦鞋上的可乐。第二次醒来时克里斯蒂娜告诉“肖恩”她注册了法律课并准备到印度去,没有电话响起,并且帮他擦了鞋上的可乐。影片中还有很多其他细节就不一一列举了。

  回答这个问题就看选取一个什么角度来说,决定论的悲观是因为一切都是注定,平行世界理论中,从一点时间开始,发出无数个方向,而这些方向中,每一个由开始那个原因所导致的结果都必然存在!从这个角度看,貌似这一切还是注定,但是换个角度来说,对于这些经历从因到果的物质来说,就如同我们人类,虽然有无数个方向,但我们只经历其中一个! 也就是说,我们的意识 行为 虽然改变不了整个宇宙所有平行世界的结果,然是我们能选择的是自己走哪个方向。

最近关于谈论电影的朋友时常不绝于耳的谈论着源代码的不错让我感到很惊异 并且也给予了一些让我看看这部电影的欲望

很多困惑不禁而来 在最初主角说让他死了的时候就很困惑宁可脑子活着也比死了强啊 后来才知道原来当时他就已经考虑到在现实世界死去在平时世界活下来的打算

决定论
  影片故事的核心概念是平行宇宙,但要说到这个概念,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是随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掷骰子普遍被认为是一种随机现象。因为它的结果无法预知,所以赌博的人都靠他来搏运气。但深入的考查后会发现其可能并不是一个随机事件。骰子落地得到的结果跟其起始条件和环境因素严格相关,若是能够准确控制投出的起始位子,角度,方向,空气流动,温度等所有因素,那么每次投出的结果便会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掷骰子这个看似随机的过程实际上很可能是一个确定的过程。

本文由澳门葡萄京官方网站-澳门葡萄京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若是能够准确控制投出的起始位子

关键词:

哭你妹啊,但那不会使自个儿打一星

10年前韩国人玩的癌症,今天还拿来拍电影?现在不是流行千金小姐什么的了么???棒子们自己不是早都不玩了么?...

详细>>

阿仁向美宝认可自身对阿仁的情丝,就分选爱自

    青春无论在别的时代任何处方都在以它的艺术盛放光彩。17、8岁的高级中学生以他们的不二等秘书诀疏导青春、...

详细>>

如果每一次电激都能回过去

看完这几个电影,想起盗梦空间,一样是对于人类潜意识的深档次探求 假诺每三次电激都能回过去,並且回过去带来...

详细>>

就是「大街上杀个人又不给警方留下线索」这类

分三次看,就意味着,情节相当的不紧凑 我看剧的习惯,一口气,有些连续剧也恨不得一口气看完 可是,这部,分三...

详细>>